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会稽山陷危情时刻:营收净利下滑违规出借资金股东申请司法重整

来源:www.lincolncommission.org 点击:1788

收入下降5.18%,净利润下降20.06%,回购仅完成5.29%,控股股东非法占用人民币9500万元,应收账款增加2.94%,库存增加12.51%,对快捷山的压力明显破解

2018年国内115家黄酒生产企业的总收入为167.5亿元。听起来这个数字并不小。但如果你做比较,恐怕结果是惊人的。

今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实现收入175.9亿元,贵州茅台实现收入216.44亿元。这意味着整个黄酒行业的一年不如五粮液和贵州茅台一季!

黄酒市场在比较后受到严重影响,今年仍在加剧。在白酒特别是高端白酒价格上涨后,供应仍然供不应求。黄酒价格仍然偏弱,但整体需求依然疲弱。《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快捷山绍兴葡萄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捷山,股票代码),已在黄酒市场深耕多年,收入来自黄酒业务,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半年报显示,回归山2019年实现收入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实现净利润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 %。在此前的2018年,快捷山收入和净利润收入分别下降7.36%,2.26%。

表现处于低迷状态,对于快捷山来说,需要更多资金来提供支持。但今年,公司控股股东深陷债务危机,非法占用了快捷山基金;此外,控股股东申请司法重组也可能给快速山带来不稳定控制的风险。

回购仅完成5.29%

数据显示,惠济山主要从事黄酒的生产,销售和研发。主要产品有惠济山,水乡民族彩,迪居堂,西塘,五羊毛,唐宋等着名的黄酒系列,占营业总收入的97.47%。

中期报告数据显示,汇吉山自去年以来继续表现下滑。上半年实现收入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净利润为人民币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净利润下降的背景下,快捷山的应收账款和库存增加,经营压力明显。截至6月底,汇集山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92亿元,同比增长2.94%,计提坏账准备1,723万元;存货账面价值11.83亿元,同比增长12.51%,计提减价准备173万元。

随着业务收入下降,应收账款和库存增加。为什么?这合理吗?应收账款和库存的周转率是多少?是否存在坏账风险和资金周转风险?有什么对策?产品是否滞销?库存折旧准备金是否足够?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在9月10日发布的年中调查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了有关应急账款和库吉山库存的上述问题。

汇吉山目前的业务和财务状况显然也包括公司回购的缓慢进展,这也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辉吉山于3月13日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3月13日至9月12日)回购该公司的股份,回购总额为1.5亿至3亿。在人民币之间,回购股票的价格不超过每股人民币13.65元(含)。

但是9月3日的回购进展公告显示,截至8月31日,回购期即将到期,汇集山回购916,010股,成交价格为8.57元至8.79元,累计还款金额为7,925,600 。元,只完成了回购下限的5.29%(1.5亿元人民币)。随后,在9月6日晚的公告中,汇集山将回购期延长至2020年3月12日。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自3月13日以来,快吉山的股价已基本低于10元,而在5月之后,其进一步回落至8-9元区间。股价远低于回购协议13.65元,

为什么稷山未能在原定截止日期内完成回购计划?目前,回购进度仅低于5.29%。回购期间是否可以完成回购?

控股股东多次使用资金进行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从账面数据来看,上半年惠济山市场资金为1.78亿元,虽然较去年的5.9亿元大幅减少,但比较回购仅完成792.56万元。这没有道理。

不过,如果我们进一步梳理汇山股东今年屡次违规的非经营性资金动态,或许可以找到回购缓慢背后的原因。

数据显示,惠济山的实际控制人是金良顺。第一大股东为控股股东精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工集团),公司持股比例为31.97%。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注意到,惠济山9月7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拟进行司法重整的公告》中称,全资子公司唐宋酒业分别于1月2日、1月3日和1月25日归杭州永仁实业有限公司所有。公司(以下简称永仁实业)贷款3000万元、1500万元、5000万元,累计借款9500万元。永仁实业向精工集团贷款9.05亿元。

虽然在2019年3月29日,Ku箕山已完全收回上述借款本金,但上述资本借款构成了控股股东未被营运资金占用的情况。

因此,9月6日,浙江证监局采取监管措施,向精功集团和金良顺发出警告信。

除了这5000万元的非法占用资金外,还有另外5000万元的非营业资本占用趋势也颇为关注。根据半年报,汇集山子公司唐宋葡萄酒公司向绍兴精诚物流有限公司提供了4000万元人民币。

除了披露的非法资本占用外,是否还有其他未披露的资本占用,不合规保证,不正当交易等侵犯快捷山的利益?这些非法资金的借款是如何发生的?谁是决策者和相关负责人?快速山的内部控制系统和资金管理系统是否健全有效实施?

这些问题以及违规资金拆借对会稽山的影响,或许还有待会稽山回复问询函之后,才能更为清晰。现阶段可以肯定的是,会稽山现金流已出现明显恶化。相关业绩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8年,会稽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05亿元、2.67亿元、2.32亿元,呈现逐年下滑态势;上半年则转为负值,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10亿元。

更值得重视的是,此次0.95亿元的违规资金占用,并非精功集团的第一次。

7月19日,会稽山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精功集团和实际控制人金良顺收到了浙江证监局下达的行政监管警示函,原因是精功集团将5.57亿元募集资金转给他人使用,其中3.92亿元在现场检查前已转回募集资金账户;其余1.65亿元在现场检查结束浙江证监局督促后转回。

实控人或生变

7月刚被证监局警告,9月再次被处罚,精功集团和实际控制人金良顺频频触碰监管“红线”的背后,是今年以来精功集团深陷债务危机泥潭。同时,这也给会稽山带来潜在的巨大风险 公司实际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由此带来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资料显示,精功集团始创于1968年,由绍兴精汇投资有限公司及金良顺等23位自然人共同持股,金良顺直接和间接持有精功集团31.43%的股权,为精功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

2016年,精功集团曾在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位列第166位,据最新发布的财务报表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团合并计算的总资产规模为541.02亿元,负债规模365.5亿元,总资产负债率达67.55%。

精功集团旗下有精工钢构(股票代码)、精功科技(股票代码)、会稽山三家上市公司。

令人留意的是,7月18日晚,会稽山和精工钢构均披露了精功集团短期融资券未按期兑付的公告。(对此事的分析,可参阅《投资时报》7月26日《股东债务暴雷波及面有多广?精功科技预亏5000万再承监管高压》一文)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根据会稽山9月7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拟进行司法重整的公告》(下称《重整公告》),截止目前,精功集团债券及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兑付的资金本息总额为 15.97亿元。

此外,精功集团持有的会稽山股份也已多次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9月11日披露的公告显示,自今年4月以来,精功集团持有的1.64亿股会稽山股份已先后6次100%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重整公告》披露,会稽山控股股东精功集团自2019年发生流动性危机以来,精功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虽竭力寻求相关重组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解决流动性危机。为保护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和实现资产价值最大化,妥善解决债务问题,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

公告还显示,申请重整的公司范围包括:绍兴精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精功集团有限公司、浙江精功控股有限公司等。从目前的信息看,会稽山不在重整申请范围内。

但控股股东的窘况,对会稽山而言,无异于一个“定时炸弹”。如果精功集团提出的重整申请被法院裁定受理,控股股东轮候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会稽山实际控制权可能会发生变更;在控股股东债务危机得到有效解决之前,会稽山一直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屋漏偏逢连夜雨” 当下对会稽山而言,黄酒市场整体需求较为疲软,亟需收购兼并优质资源做强做大做优主业,加大营销力度推动区域扩张,但控股股东深陷债务危机,将对会稽山业务发展进程造成多大的影响,目前还难以评估。

(责任编辑:DF506)

中考高考